红茶

【约策】英年早......(上中下一发完)

一发完结

#小狼崽子紧张地闭起了眼,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在这方面青涩得不行,做好了任凭守约为所欲为的准备。

 

正文:

 

(上)

 

 

他收到长城的来信。

 

【英年早......】

 

这是个不幸的词,在这幸存的最大块的信件碎片上。不详的预感从暮色中飘然而至,守约点燃了烛台上的蜡烛,柔和的光将黑暗挡在门外。

 

“都怪我们,都怪我们,就快粘好了,百里大哥你再等等。”坐在桌旁的公孙离在碎成指甲盖大小的纸片堆里翻找,眼尖地看到两片边缘吻合的碎片,翻到背面涂着胶水。

 

她和虎回来的路上帮守约取了信,碰到一群恶棍在欺负孩子,路见不平肯定要帮一把,没想到动起手来放在虎胸口的信给弄碎了。

 

几乎是粉碎......指甲盖大小的碎片已经算个中翘楚了。

 

“这片好了。”裴擒虎手上不停,额头上汗珠直冒,他实在不擅长这种细活,“都是俺的错,俺当时要是不那么冲动就好了”,语气中浓浓的愧疚。

 

【昨天小队在西门剿灭了一小批埋伏的魔种,最近魔种入侵的次数比以前多了一些,入冬了,天气越来越冷,都是按耐不住来掠夺食物和物资的......】

 

“不怪你们,你们只是想帮帮孩子们,都是意外。”

 

连不上那几个字,守约叹了口气,魔种入侵的次数多了,长城的冬天要更难挨了,也不知道玄策阿铠他们还好吗。

 

他拼好了一片,迫不及待地读了起来。

 

【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得告诉你,虽然玄策一直瞒着我们不让说,但毕竟你是玄策的哥......】

 

看到这里守约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瞒着?连不是兄弟之间的那种喜欢都不假思索地直接表白了,玄策还会有什么事情要瞒着哥哥?

 

然而这片粘贴起来的信件碎片上的内容只有这么多,一字一顿在心里读上二十多遍也不会多出半个字。

 

什么事?

 

到底是什么事?

 

连哥哥都要瞒着。

 

像根羽毛在心里轻轻挠着,守约解开围巾,深呼吸活动了一下手臂,继续修复信件。

 

这显然是个大工程,而且有的纸片落在地上沾了泥,字都看不清了。

 

又一片碎片粘好了。

 

【......神医扁鹊来长城边上采药,队长说她来做饭款待客人,我们没拦住,她这周第三次把厨房炸了,很好奇你没来长城之前小队里是谁做饭的?】

 

公孙离把纸片靠近烛光比对着,“说起来这封信晚到了两天,往常都是三天一封的。”

 

“可能,有什么要事耽误了。”守约也是疑窦重重。

 

年末了,他代木兰姐来长安报告这一年小队的情况,交接一些情报。本来只待半个月,述职后公孙姑娘说想向他学点厨艺,他也就在尧天多住了几天。

 

期间自己三天一封信寄回长城,木兰姐也是三天回一封信过来,有时候是木兰姐自己写,有时候是苏烈写,就是没有玄策,铠的信这也是第一次收到。

 

玄策没有写的话也是应该的,守约心里涩得发苦。

 

任谁表白被拒绝都会不想再看到被表白的对象吧。

 

更何况自己和玄策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他表白的时候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说出来的时候眼中尽是藏不住的欢喜,像揉碎了一片星宇在里面,闪闪发光。

 

这封信附带的一小撮毛也丢了。

 

虽然玄策和自己冷战,不写信过来,木兰姐她们寄过来的每封信里都能倒出一小撮毛,渐变的火红色,温暖又柔软。

 

守约攒了七撮毛了,堆起来有不大不小的蓬松的一团毛绒绒。长城的冬天连呼出的气都挂着冰渣子,他盘算着给玄策织副手套,再有两封信应该就够了,这也是他还呆在长安没有马上回去的原因之一。

 

那是玄策尾巴尖尖上手感最好的毛了,阿铠逮着空就捋他的尾巴,玄策一被碰就炸毛,抱着尾巴连飞镰都甩了出来。这毛只有自己能捋!每天都能捋至少一刻钟!

 

【......营地的梅花开了,木兰姐把梅花都摘了,说等你回来做鲜花饼。】

 

【苏烈问问你有没有遇到剑仙李白,他的那个很能喝酒的好朋友,还欠着他一坛青梅酒......】

 

【......神医说他要采的药还得过几天成熟,要在长城多住几天了。】

 

 

夜晚过去了大半,三个人手中的残片拼拼凑凑还原成一张信纸。

 

信上有几处空洞,他们以为大体上不影响的。

 

 

“还有几片被风卷走了,追不上。”公孙离看着守约的眼神越来越凝重,最后整个人都微微颤抖,小声解释道。

 

“我得走了”,守约猛地站起身,把椅子带翻在地,平日温和的笑意消散,目光锐利得像把尖刀,把信扎穿。

 

“百里大哥,怎么了,信上说了什么?”跟守约学了这么多天厨艺,她还没看过守约这么慌乱的样子,连回房的方向都找错了。

 

“玄策他......出了点事。”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真的。

 

自己只离开了还不到一个月,之前木兰姐和苏烈的信上一点迹象都没有,玄策怎么会突然......!

 

“在尧天叨扰许久,感谢款待。”顾不上好好道个别,他已经收拾好行李准备连夜赶程离开。

 

“我为你弟弟算过一卦”,刚刚夜观星象回来的明世隐和守约擦身而过,他扶起了椅子,坐了上去,在桌的正中间放了一瓶刚插好的千叶牡丹。

 

桌面上的信已经被守约夹在其他信件里放进行李,明世隐手中的法器浮现在花瓶的上空,好像透过桌面看到了信件的内容,“治不好吗?”

 

“卦象怎么显示的?”守约停在门边,希望这个算无遗策的牡丹方士能告诉他一点好消息。

 

“他的一生,会被抛弃三次。”牡丹花瓣一片片凋零,明世隐惋惜地批出卦词。

 

仿佛被一摊摊黑泥裹挟着卷入深渊,守约的心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得告诉你,虽然玄策一直瞒着我们不让说,但毕竟你是玄策的哥哥。玄策的身体出了点问题,挺严重的,神医看过之后说可能治不好了,会英年早......】

 

 

 

(中)

 

 

 

七天的路程被守约压缩到短短三天,代价是三个日夜没合眼,他的眼下青黑一团,精神却出奇地好。

 

玄策呢?

 

没有出来接哥哥吗?

 

心里的隐忧成了真,玄策已经病重到起不来了吗?

 

半魔种的身体五感比普通人强很多,往常守约一回来玄策只要没离开长城太远都能嗅到哥哥的味道,有时刚从战场下来血腥味还没冲洗干净就扑到守约怀里把他带倒滚成一团,搂着守约的脖子质问怎么这次这么晚才回来。

 

今天没有,甚至他在整个营地都没有嗅到弟弟的味道,玄策身上,炽热的火焰和新鲜的活力构成的温暖的味道。

 

“木兰姐,玄策怎么了?”声音沙哑得可怕。

 

阿铠和苏烈不在,他在屋前青翠欲滴的梅花树下找到了木兰,重剑倚在树上,她拎着竹筐,踮在树梢的末枝上摘下最后两朵花。

 

“守约你......回来了呀.”她手中的竹筐一下子没拿稳,砸到地上,人也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嗯,玄策呢?”

 

看到木兰姐稳住身形后开始数树上的梅花,守约心中最后一成的怀疑,不,最后一成的希望烟消云散。

 

阿铠信上说的都是真的,守约摇摇欲坠,多日堆积的疲惫感一下涌上心头。

 

不能倒下去。

 

“玄策......呃......玄策他......”本就不擅长扯谎,她心虚得不敢看守约的眼睛。

 

“阿铠在信上都告诉我了。”

 

“他告诉你了?”木兰跳了下来,捡起地上的竹筐,梅花多半沾染了尘土,灰扑扑的不能再做鲜花饼了,她顾不上心疼,一点花而已。

 

“阿铠怎么能告诉你,我们都答应玄策了一定不能告诉你。”

 

“我是玄策的亲哥哥,你们就这样帮他瞒着我吗?”守约几乎是吼出来的,加入长城守卫军以来他一直对花木兰敬重有加,从未像今天这样失礼过。

 

“就是因为你是玄策的哥哥,他不想让你远在长安还为他担心。”木兰眉心紧蹙。

 

她还记得平日里最是活力四射到处闹腾的小狼崽子骤然得知噩耗,耳朵都蔫蔫地搭着,连她做的饭都毫无知觉地吃了,还吃光了。

 

苏烈和她马上提笔就要写信给守约,笔却被玄策抢走了。

 

“不要让哥哥知道,也是还有、还有希望的。”玄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笑得勉强,鼻子一抽一抽的,眼里的难过崩溃半点遮不住,宝石蒙灰,黯淡无光。

 

怎么可能不答应他,笑得让人心揪起来一团的疼。

 

她几次重新提笔都写不下去,后来还是让从未给守约写过信的阿铠动手的。阿铠一直推脱说他不太懂唐国的文化,被她硬是把笔塞到手中。家书而已,要什么文采。

 

守约靠在树的另一侧,心跳得太快了,他试图让紊乱的呼吸平稳一点。做不到,胸膛里越发急促的心跳一声声在鼓膜震荡,眼前一黑,他顺着树干跌坐在地。

 

“木兰姐......”近乎是哀求了,他仰头看着木兰。

 

“唉,玄策他”,木兰心一软,差点就说了出来,只是一诺千金,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将军平时最信守承诺,答应玄策的事说出来就是违约了。

 

“我......不能说。”她硬着头皮回答道。

 

守约的耳朵竖了起来,支棱在空气中轻微抖动。声音没有,气味也没有,玄策在营地的气息已经很淡很淡了,他不在长城?

 

“木兰姐,玄策去哪儿了?”病得那么重怎么不在长城好好待着等哥哥回来?

 

“阿铠写信的那天玄策就去找他师父了。”换了个问题木兰顿时松了口气,玄策可没说不能把他的去向告诉哥哥。

 

“兰陵王?他去找他师父了?”守约知道玄策和兰陵王的师徒感情很深,但玄策还是离开了师父回到自己身边,哥哥更重要不是吗?

 

 

最喜欢哥哥是假的。

 

要和哥哥永远永远在一起也是假的。

 

就算是兄弟也要抱着不是兄弟的感情和哥哥过一辈子都是假的。


 

在生命垂危的时候百里玄策死死地瞒住自己,却去找了他师父?

 

“玄策说他师父可能有办法能......”木兰话未说完就看到守约起身,只带了狙离开营地。

 

这就走了?守约知道去月眼海的路吗?

 

 

长城外漫天黄沙,远山的黑云乌压压一团倾倒向长城靠拢,沙尘暴将至。

 

他在风沙中赶路,围巾包住半张脸,砂烁打在脸上还是生疼。

 

明世隐遗憾的声音像一片带着毛刺的木片,不合时宜地插进他脑海中。

 

【他的一生,会被抛弃三次。】

 

一次是自己,自己是失约了。玄策那么小就没有亲人在身边,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一次是那个幽灵,兰陵王把玄策还给自己,对玄策来说姑且算是一次抛弃。

 

还有一次,这次。

 

守约的心也好像被沙子打穿打碎成一片一片,随着黄沙翻卷。

 

自己又抛弃玄策了。

 

主动替队长去长安述职,半个多月,兄弟相逢后他们就从未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而且,是在玄策告白的第二天当着他的面向木兰姐揽下了这个活,匆忙离开长城。

 

像怕被抓住击毙的囚徒一样慌忙逃窜,落在玄策的眼中就是哥哥不但拒绝了他并且因此生气讨厌他了吧。

 

一封亲手写的信都不寄过来的时候自己就应该察觉到了的,自己的弟弟看起来成长了很多,却仍旧有小时候敏感又脆弱的心肠,兴许自己不在的这十几天以泪洗面,哭得眼睛肿得像桃子一样。

 

所以玄策才会生病吗?重病,绝症,可能治不好了,英年早逝......

 

脚步越来越沉重,迎面吹刮的风让守约步履维艰,枪支被风带动不停拍打着后背。

 

好在月眼海快要到了。

 

 

 

(下)

 

 

 

酸。

 

陈醋白醋乌醋红醋米醋糖醋熏醋酒醋果子醋的味道混合都没有月眼海的空气那么酸。

 

来月眼海的路守约当然是知道,玄策刚来到的长城的时候他们有过一段相对无言的沉默时光,分离太久了,想说的想问的想知道的太多,不知从何开始。

 

兄弟两个一起守夜时,他谈起了一路来到长城的风景,玄策和他背靠背依在一起,说起了几近干涸的月眼海;倒影出漫天星辰的小湖泊,攀挠在岸边成片的瓣鳞花,横行霸道钳到就绝不松手的小沙蟹......这些他都背着玄策偷偷来看过。

 

他的弟弟就是在这里独自艰辛困苦地度过几年时光。

 

嗯,独自。

 

会隐身的不算。

 

风平息了很多,月眼海旁有片戈壁挡着。

 

 (可以肯定的是我没开车,但是。。。)https://shimo.im/docs/rX3ghlbEyHw0G53d/ 「【约策】英年早......」

 

然而守约的手却没有继续往下,他拍拍玄策的肩,语气焦急,“生了什么病,身上哪疼啊?转过去让哥哥好好看看。”

 

“疼?没有呀?”睁眼,一脸呆滞地看着自己的兄长。

 

“阿铠信上都说了,神医扁鹊都可能治不好的病,为什么要瞒着哥哥?”守约还在掰着玄策的肩膀,想让他转过去好好检查一下背。

 

转身是不可能的,今年都不可能让哥哥看到的。

 

“不、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小狼崽子握着守约的手想推开,拼命抗拒着不转过去,尾巴下意识地夹紧在腿中间。

 

弟弟眼中的惧怕绝望让守约的心闷得发疼,这种时候了,还不说实话。

 

是背上痛吗?

 

“不管发生了什么,哥哥一定会陪着你治好的”,他心疼地松手,要顺势抱抱玄策的样子。

 

“我没事的......一点小毛病可以自己好的......”守约放手后玄策就放松了下来,拢拢身上的衣服踮起脚尖要蹭守约的脸颊。

 

声东击西,瞒天过海,趁其不备,釜底抽薪。

 

当然,最重要的是兵贵神速,守约的兵法一向学得不错,小狼崽子就这么被转了个猝不及防。

 

先把蓬松的尾巴抓到手,然后......

 

嗯?蓬松的......尾巴?

 

玄策捂脸。

 

握在守约掌中的尾巴尖尖,

 

秃了。

 

 

 

 

 

 

 

 

【有件事我觉得还是得告诉你,虽然玄策一直瞒着我们不让说,但毕竟你是玄策的哥哥。玄策的身体出了点问题,挺严重的,神医看过之后说可能治不好了,会英年早秃。一直给你寄信,他毛都要掉光了。】

 

END.

 

 

 

守约:说出来你们不信,我只是想给我弟弟做个身体检查。

 

铠:唐国文化博大精深......所以,我吃了两周素了什么时候能吃肉。

 

兰陵王:我养大的徒弟逗一下他哥子弹都上膛了,mmp。

 

关于玄策为什么要揪毛毛给守约,不是什么千里送狼毛,是想和守约结发为夫妻这种,但是守约一直没有体会到玄策的意思也就没在信封里放毛,于是玄策差点把自己揪成永久性秃尾巴狼。。。。。。至于好是肯定能好的的,我爱毛茸茸。

 

 一点题外话:


昨晚洗头后看着地上,是地上的三千烦恼丝的时候惆怅的想了这个毒梗,开局四个字,越写越放飞一直歪楼。

 

本来想认认真真写虐梗写四十米长的大刀,突然意识到自己没有写虐的天赋。。。


昨天你们评论的都。。。好坏,英年早。。。泄。。。的话那我大概就正经BE结尾了。。。。想不出BE和Emmmm哪个更惨+1。。。


第一次被屏蔽,一个纯洁的亲吻而已。。。


最后含泪呼唤拆穿我的妹子 @浅笙 

说好了猜到就写个点梗,傻白甜或者傻白刀。。。写不了高智商见谅Q

 

评论(30)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