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

【约策】成年礼

填坑三连第一发,坑了好久了都。


正文:

守约最近有点烦恼。


正准备晚饭,他一边叹着气,一边处理洋葱。


倒不是自己的事,对他来说,长城的生活平静中穿插着小打小闹,自从找到玄策后就没什么大的烦恼了。


明天就跨年了。


这个日子充其量特殊一点,代表一年又过去了,也和其他日子没什么太大差别。


今年玄策的生日刚好赶上跨年,这就意味着,明天过后玄策就成年了。
这也不是大问题,成年礼他已经准备好了大半,一定会为弟弟好好庆祝的。


问题是,百里玄策,守约作天作地闹腾起来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宝贝弟弟,成年的时候将迎来发情期。


玄策有喜欢的人了吗,不然发情期会有点难过。


父母离开的时候玄策还小,指不定已经忘了发情期这回事了,这个月来自己旁敲侧击地问他成年的事,每次小狼崽子都无所谓地跑掉了。


一切都交给哥哥就好了嘛,玄策这样说。


诶,哥哥也有完成不了的事。


想着,守约又叹了口气,谁说起这种事情都会不好意思的。


一层一层地剥开洋葱,挽了个刀花,守约把洋葱剁成了头发细的丝。


啊,不好!洋葱是要切片炒肉的。


他用刀把洋葱丝铲到一旁的碗里,做蔬菜羹吧,多放点肉,玄策也喜欢。


一旁的尖椒青翠欲滴,他随手取了两个破开去籽切片。


桌子晃了两下,桌上的瓶瓶罐罐跟着移了位。


“晚上好。”铠抱着剑从桌下钻了出来,揉着鼻子打了两个喷嚏。午饭没吃饱,他来厨房找点吃的,蹲在桌下等啊等,辣椒味完了是洋葱,洋葱切完了守约又开始切青椒,他眼睛都被熏红了。


厨子真厉害,他看着面色如常的守约由衷地赞叹。


“.....晚上好。”守约大概想到铠来干嘛了,从柜子上层端出一盆小甜饼。
“我去巡逻了”,嗯,不能打扰守约做晚饭,铠挥了挥手,完成目标后迅速撤离。


“等等”,守约正准备继续做饭,突然想起来什么,叫住了铠,“帮我告诉玄策,让他记得早点回来!”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一定要完整的告诉他!


直到晚饭结束,玄策都不见人影。


守约收拾完厨房,回到房间,锁了门又开了门又锁了门,玄策依旧不见人影。


玄策去哪儿了呢?


夜风徐徐,今夜的月亮几乎看不见,一弯新月孤零零地悬着,星罗棋布,适合好梦。


几十层楼高的城墙上,玄策睡眼惺忪,耳朵早就耷拉下来了,硬撑着没有闭眼,他有些支撑不住,“不会的,我哥哥对我很好。”


这是他今晚发给哥哥的第二十八张好人卡。


明世隐淡淡道:“卦象显示,你会被抛弃三次。”他摆弄着手中的法器,牡丹又凑出了另一种形状。


“好好好,我信了。”已经过了丑时了,玄策做了个深呼吸,他现在只想回去睡觉,让哥哥暖暖他被夜风吹得冷冰冰的手。


不是不想直接回去,这个从长安来的卦师有些神秘的手段,用奇奇怪怪的链子拴着他,飞镰刚靠近他就蔫巴巴地退了回来。


明世隐显然知道他的敷衍,指着星星继续说:“你看破军,紫薇,北斗这三颗星星,对应的就是这三次,北斗移位,就意味着......”


“紫薇也跟我和哥哥有关系?”玄策还记得这颗星星好像是帝星之类的。


“说快了,是破军,贪狼和北斗。”明世隐的手往另外的方向又点了三次。


“哥哥说,指着星星,晚上睡觉会被星星偷偷割耳朵”,小狼崽子捂紧了自己的耳朵,不打算再松开的样子。


“我能借助星图,配以易算断凶吉,无一不准。”明世隐松开了链子,“长安城中一卦难求,偏就你们兄弟不信。罢了,你走吧”


链子松开的那一刻玄策就跳下了城墙,长安来的人太可怕了,虽然还想问问他哥哥说了什么,但现在太晚了,再不走怕是得被拴上链子继续吹一宿冷风。他头有点昏沉,没有直接回去,而是在墙脚下走动了一会儿,试图缓解站了几个时辰而僵硬的四肢。


“玄策去哪了呀,你哥找你呢?”守夜的苏烈看到了他。


“那个长安来的人一直缠着我。”手脚活动开了些,还是有点僵,玄策小声抱怨着。


“明世隐?”


“嗯,他把我锁在身边数星星。”


“数星星?数了一个晚上星星?”苏烈想自己是不是离开长安太久了,现在长安人表达友情的方式他也不太懂。


“还拉着我讲了一些星星背后的故事。”玄策打了个哈欠,有气无力“哥哥该等着急了,我先回去了,大叔再见。”


苏烈挠了挠后脑勺,换了个方向巡逻。


守约没睡着,他倚在房门口的墙边等着弟弟。玄策还踮着脚尖摸黑准备进房的时候,被他一把揪住了尾巴。


“回来啦。”守约语气平淡,看都不看玄策。


“哥哥”,有点委屈。


“嗯。”


“我不是故意的,”玄策跟着哥哥进房,“明世隐一直不让我走!”灯一下子打开,有点晃眼。他记得守约说过今晚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他,答应守约要早点回来 ,却被明世隐拖了这么久。


明世隐?那个长安的卦师几天前来到长城,据他说长城的位置刚好可以看到一场百年一次的流星雨,对他的占卜有很大影响。


守约昨天也去找过他,卦象的内容让他的心沉了一瞬,然后他发现明世隐指着织女星的方向是北斗星,呵呵。


“他说了什么?”守约怕卦师胡说了什么,弟弟一直有点死心眼,怕是会被骗得团团转。


“也......没说什么。”想起明世隐说的会被抛弃三次,玄策转过脸去,下意识地不想告诉哥哥。


“玄策?”弟弟向来是什么都告诉自己的,这次竟然什么都不说。


“很无聊的东西,哥哥不用知道的。”


玄策吹了一晚寒风,回来的路上就有些发热,脸颊逐渐变红,后背不断冒汗。


从守约的角度看过去,玄策的脸慢慢通红,眼中还夹杂着隐藏的小害羞,尾巴拖在身后小幅度地摇着。


明世隐乱说一通的念头被压了下去,另一个念头浮上脑海。


不会吧,他们才认识几天!


守约又看了一眼玄策,脸又红了一分。“我去热一下饭菜,你先歇会儿。”他揉乱了弟弟的头发,发现耳朵也是烫的,更糟心了。


玄策应了一声就歪在床上,他迷迷糊糊地看见哥的背影,热饭菜要带着枪?算了,听话地拉过被子盖上,他现在只想先睡一会儿。


守约步履匆匆,绕了小半个长城都没找到明世隐,反倒是赶走个偷渡入长城的小贼。


他正想把另外半圈也找个遍,苏烈叫住了他。


“玄策还没回去吗?”苏烈也有些担心了。


“回来了,但是......总之有点不对。”守约把轻狙挂在背后,“你有看到明世隐吗?”


“玄策刚回去没多久,他就出长城去了,说寻找最合适的观星角度,”苏烈半个时辰前还和明世隐聊了会儿,补充了一句,“过两天才回来。”


守约绷紧的神经松了下来,“也不知道他和玄策说了什么,玄策回来后就有点奇怪。”


是很奇怪,脸红红的,还有自己的小秘密了。


苏烈回想了下见到玄策的场景,“玄策说他和明世隐看了一晚上的星星,明世隐还给他讲星星的故事。”


“.....还有吗?”挺浪漫的,守约泛着酸,弟弟就这么喜欢上别人了吗?


“好像还有锁着什么的,对了,玄策动作有点奇怪,走路的姿势也不太自然......”苏烈还记得玄策活动手脚的样子,一起告诉了守约。


不太自然.....


苏烈话还没说完守约就急急忙忙往回赶,一声告别也没有。


守约今天也有点奇怪,苏烈摸了摸鼻子,继续守夜。





这发没改动,之前发过,三发文风差太多了。。。。自己都不敢放在一起放出来。。。


 没有@浅笙 特意提起来的话想坑到2019的。。毕竟是个没写完的跨年贺文。。。明年跨年再填超科学2333





评论(13)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