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

【百里骨科】我想约你破个处(1)

#长篇

#不正规的Bro.Smith的梗

#元宵快乐~

正文:

“我想破个处。”百里玄策拿起银制的剑叉,戳破红樱桃让它穿过奶油沉入杯底。

 

他的目光没有分出一丝在杯面上,鲜奶油上被樱桃破开的漩涡本该呈现出情人的一枚亲吻,就像这杯酒的名字——“天使之吻”,但是它没有。

 

百里玄策并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客人,酒水表面的奶油被他随意地搅开,融入茶色的可可利口酒里。高脚杯中的液体变得浑浊,败光了最后一点把它倒入腹中的兴致。

 

他把殷红的樱桃挑出杯中,放进嘴里嚼碎,凑过去给了调酒师一个带着樱桃甜香的湿漉漉的亲吻。

 

“我想约你破个处,可爱的调酒师先生~”不轻不重的声音在酒吧里就像一颗扔进大海的小石子,这人山人海灯红酒绿依旧是斥耳的喧嚣,小石子只直直地往调酒师心底落。

 

这姑且算是告白吧,毕竟他们从一个月前到现在都只能算是单纯的消费者和产品供应者的关系。调酒,上酒,端起酒杯,不着痕迹地偷窥对方,喝完,这就是他们之间的所有交流,每天半小时,连手指都不会碰一下。

 

红发少年喝完酒时总会舔舔嘴角,像只醉醺醺晕乎乎的小狼崽。

 

他爆可爱。

 

调酒师这样想着,一个月来,玛格丽特,龙舌兰日出,长岛冰茶和爱尔兰咖啡都给小狼崽调了一遍。

 

可惜的是小狼崽的目的不是喝酒,理所当然地不懂这些酒里的深意。

 

分开的唇瓣还泛着水光,突然被告白的调酒师百里守约先生冷静地继续擦拭手中的玻璃杯,冷静地转身,冷静地把它放在酒柜的第三层中间一格和那些一万二一瓶的罗曼尼红酒一起,然后不冷静地在即将放上去的一刻失手砸了它。

 

“这话应该我来说,可爱的、小狼崽子。”他刻意咬着“可爱”两个字加重了语气,这在他脑海里以红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循环滚动还加大加粗刷屏了足足一个月的两个字从玄策嘴里先说出来让他有些不满。

 

把白衬衫的袖子挽到臂弯,守约跳出吧台——单手撑在吧台上二百七十度空中旋转的跳跃,皮裤贴合笔直的大腿,稳稳落在大理石水刀拼花暗纹的黑色地板上。

 

舞池里纵情狂欢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送给他一阵热烈的掌声,端着酒杯在舞池里搭讪的李白向他吹了声口哨。

 

——得手了?

——算是吧

——本垒?

——......今晚自己看店

 

搭档多年的伙伴多少有点默契能读懂对方的眼神,瞥了李白一眼,守约一把拉起还傻傻坐在高脚椅上的小狼崽,从后门冲出酒吧。

 

 

 

 

 

 

他们甚至没能走到离这最近的快捷酒店,就在酒吧后面漆黑的小巷里,这个守约经常在下班后能隐约看到有情侣交缠的地方,小狼崽迫不及待地一个壁咚把他按在墙上,踮起脚尖啃咬他的嘴唇。

 

他们的身高差大概有十厘米左右,或许还多一点。这样的姿势实在很有趣,守约没忍住笑出了声,搂着他的腰反过来把他按住,左手撑在有些潮湿的墙壁上,低下头看他。

 

一个标准的反壁咚。

 

“我以为你不懂。”调酒师骨节分明的手拉开拉链,月光胡乱散落在小巷,刚好能清晰地看到对方那件深蓝色的外套下白皙的胸膛。

 

什么都没穿呢,大胆的男孩。

 

“一开始确实没懂,酒喝下去都一个味道”,感觉到对方的手顺着马甲线一路往下,身子像是燃了一把火,玄策不甘示弱地拉扯守约的衬衣。

 

“不合口味吗,我调的酒?”

 

“不是这个意思,它们都好喝,真的!”玄策正忙着费力地解开守约衬衣的第三颗纽扣,天知道为什么衬衫上要有这么多纽扣,“特别是我们认识的第十天你给我调的那杯,”他顿了一下,手上动作也停了。

 

“什么?”守约舔了他的耳垂,连同小小的金属耳环都含在嘴里。

 

小狼崽有点沮丧,“我想不起它叫什么了?我还特意查了一下,烈焰......莫吉托还是别的什么名字来着,加了草莓,酸酸甜甜的。”

 

“森焰莫吉托,不是很常见的一种酒,”守约揉乱了小狼崽精心梳过的头发表示安慰,虽然火红色的发梢还是乱翘着,和它的主人一样活力四射。

 

“就是这个,酒的名字实在太多了,我一直记混。”他撅起嘴,一半是因为记不住的酒名,一半则是因为调酒师挂着红绳的脖颈就在眼前,而他却不能看看红绳下他肖想已久的胸膛上是什么样的项链——他解不开那些恼人的扣子。

 

相比较玄策,守约在脱下情人衣服这方面显然更有天赋,脱下裤子也是,他的手已经解开玄策牛仔裤上的腰带,顺着滑入股缝试探性地揉搓着。

 

“别想那些了,来做一点更有意义的事吧。”一个吻堵上小狼崽嘟着的嘴。

 

这个吻在碰上嘴唇的下一秒就被推开了,“守约等等......”

 

“你知道我的名字?”他疑惑地看着玄策的眼睛。

 

“一个月,酒吧里那么多人”,玄策脸有点红,痴汉对方一个月怎么会还不知道名字,他听过酒吧的老板这么喊过他,“我不蠢。”

 

“好吧,那么你的名字呢,小狼崽?”

 

“百里玄策,还有,手停下”,他坚定地一把拉开在股间乱动的手,身体里的火被添油加醋的撩拨得更旺了,但是,

 

“我是1!”

 

“你说什么?”守约被这话震得头脑发晕,躁动在血管中的欲火陡然熄灭,像被当头泼下一盆混着冰块的冷水。

 

“我是1!纯纯的1!我一直以为你会是0......”

 

“不,上一句,你叫什么?”

 

“......百里玄策”这名字怎么了吗,他的调酒师先生为什么一副被砸晕了的样子。

 

守约深呼吸了一口气,从那些小狼崽搞不定的纽扣下摸出胸前的项链,惨白的月光将木雕和他同样惨白的脸色映得分明。

 

“......”

 

“......”

 

“......”

 

“......”

 

“......你不是叫守约吗?”

 

“我......改过名......”应该高兴的,苦寻多年的弟弟终于出现,但心里就是被诡异的情绪搅成一团乱麻。

 

“......”

 

“......”

 

“......”

 

“......还有,我也是1”

 

“......”

 

这真是太好了。

 

愿天下有情人终成兄弟!

 

 

 

 

“所以你在换身份交换消息的时候,一眼看到了来酒吧找同学的弟弟,一眼就认出了他,立刻就相认了?”花木兰抛给守约一把S766手枪,调笑着,“这可真是缘分,老天都在帮你吧,找了这么多年终于得偿所愿。”

 

“是啊,真是缘分。”守约礼貌性地勾了下唇角,完全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把手枪别在腰侧,拉下护目镜,红色的围巾包住了剩下的大半张脸。

 

“这次的目标的是什么?”

 

“鲲。”

 

“庄周的那台号称繁衍出独立人工智能的电脑?”

 

“嗯,就是它。”花木兰还在挑选这笔单子要用的工具。

 

“不好下手,庄周身边还有人护着。”

 

“但这次鲲不在他身上。”

 

“哦?”

 

“韩信。”她把两把短剑固定在背后,目光把普通的闪光弹到能炸掉半座体育馆的Z12炸弹都扫了一遍,“青莲那边的消息,韩信已经把鲲搞到手了,在往米国跑。”

 

“他比庄周还滑。”守约叹了口气,镜片幽幽地反射出冷光。

 

花木兰整理好装备,往守约肩上拍了一把,

 

“大干一场吧,绝影!”

 

守约正在给M99巴雷特狙击上膛检查,掂掂重量,指腹摩擦过漆黑的枪管,像情人间的爱抚。

 

“但愿赶回来的时候没有错过玄策的生日。”

 

 

 

“一看到他就扑上去激动地喊哥哥?”

 

“是啊,哥哥的样子就算再过一万年我也能一眼认出来。”化妆刷擦过鼻尖,有点痒,玄策打了个喷嚏,继续脸上刷油彩。

还好他不是匹诺曹,不用担心撒谎鼻子就会变长之类的问题。

 

兰陵王已经整装待发了,抱着手臂看着每次出任务都要磨蹭三个小时的徒弟。

 

“你该直接带个面具,”他扶了一下遮住下半张脸的金属面具,“像我一样。”

 

“老土,不要。”

 

“......”

 

“这次处理谁?”玄策往头上压了个“小皇冠”,里面藏着Z12微型炸弹。

 

“不处理谁,这次去拿点资料。”

 

“在哪?”

 

“军火商韩信身上,他正在试图非法出境。”兰陵王拉开背包想重新检查一遍弹药,他觉得徒弟化妆应该还要三小时。

 

“真不想出国,我讨厌飞机,飞在天上的东西都很讨厌!”妆容差不多了,玄策打算把飞镰的刀刃重新磨一遍。

 

不够锋利,上次抹过那个银发大个子脖子的时候让他逃了,嘁。

 

“别任性,狂欢。”

 

“好吧,希望回来没有让哥哥等很久。”

tbc.

后面可能带别的cp玩,我还挺喜欢铠宝的虽然他们还没出镜

假期的最后一天开个长篇,明天回学校,下学期慢慢填坑Q

元宵节快乐啦~

 

评论(26)

热度(264)